渠с| 港蟬| 埬昹| 霞輿| 淜匙| 湮俍| 祩竣| 鳳樁| 艨裔| 敆泬| 踢刓| ほ怢碩| 絊傑| 蔬蚐| 幛鰍| 隋綬| 羲す| 漆豐| 淜す| 樂匽| 劓譴| 蔬鍬| 擘昹| 慇嫌梆| 韓漆| 鰍刓| 迖親迖| 匟瓮| 韓吨| 霞蔬| 謀瞳| 鰍僧| 鎖嗣| 黦鍬| す瞳| 荻憚| 鎊刓| 燮捶| 皊梒| 栜刓| ⑻蔬| 嶊刓| 拻籵Э| も怢| 枆喳| 栨笣| 鍾惘| 繩爵佴| 還銢| 怮啞| 痰詳| | 沺薯| 鎖⑻| | 悁傑| 湮の| 恅荻| 幛喀| | 鰍噪| 捇蔬| | 燠終| 詢す| 狟翻| 酗景| 關ь| 匙爵壑| 陎赽| 摩玵| 朸喀| 塗嫌嘉馨| 梒⑧| 柈輿瘋杻| 醫栠| 籵弮| 梅捶| 懦泬| 樁矨| | 鰍譴| 靽瓮| 鷥洈| 湮泬| 粹綬| 毞塞| 挕哫| 鰍窒| 昹荻| 褸傑| 肅荻| 憍蔬| 桲模誠| 芩蘇杻酘よ| 蜸栠| 屻壽| 嬝韓| 皊荻| 皊梅庈| 鐏蔬| 陔蝑| 酗氈| | 鰍洈| 課栠| 肅趙| 皊梅瓮| 蘗嶺躂| 賧瓮| 罾諳| 陔疺| 鰍漆| ⑤漆| 酴緡| 揧瓮| ч捶| す滇| ⑻阨| ⑻蔬| 賂憚| 怢笢瓮| 咡祳| 蠔碩| 啤資| 踱陬| 撳譴| 壎刓| 裔笣| 覃條刓| 蕅峈| 憚瞳| 鎖嗣| 拫嶺杻笢よ| 陝棐| 皊酴| 蔬昹| 鰍煉| | 拫嫌睽| 謫怢| 蚗撳| 塞羹刓| 韓詣| 怢俜| 塢恲親逜赻笥よ| 怮嗷| 控魚| 源刓| 梲蔬| | 囀⑧| 咡祳| 晷假| 票迍| 陔躇| 隞阨| 璨阨| 假⑧| 翔傑| | | 還屢| 桷攷| 貌瓮| 塗鏗| 幙嵹| 郩趙| 囥梂| 湛詈傑| 羲糧| 慪蜑| ь膚| 喟獰| 蜠鍬| ず矨| 壹笣| 裻捶| 頗荻| 蟀鰍| | 仴綢絢| | 赽粔| 慡隴| 悜趙| 攽嘗| 陔匙嫌誥衵よ| | 鼠翋鍛| 鼠假| 奠笣| 聊箋| 肣鍬瓮| 懦泬| 軜す| 咈譴| б模| 挕犖| 洘瓮| 肮假| 崠譫做伈| 陲璨| 晊假| 終瓮| | 假湛| 喟酘| 淏譴| 咡飲| 坒輿| 漆縒| 陝磁も| 党挕| 酗假| 塙鰍| 啡盺| 獐踞綴よ| 塗嫌嘉馨| 蹴罣| 蹕埭| 眢瓮| 漁秅| 婦芛| 奻漆| 奾砱| 酗假| 睿噙| 樁倓| 蜓嶺嫌價| 栠傑| | 欸鍬| 鎮晚| 鍾捶| 譆毚| 犧赽刓| 踢盺| 該笣| 蝶笣| 勀埭| 韓俜| 獐踞よ| 籵笣| 禍刓| 應栠| 腦僚| 勀婥| 蟹傑| 隴洈| 侂洈| 犖秝| 鍬捶| 桫瓮| 咘捶| 輿笣| 啞刓| 湮肮⑹| 槽瓮| 韓藷| 嫘陲| 輒懂| 綬控| 踢盺| 唾昜蹦抭
首頁 > 文匯報 > 副刊 > 正文

【百家廊】琴聲悠悠秋雨中

2019-10-13

扶 雲

泰戈爾說,只有流過血的手指,才能彈出世間的絕唱。琴聲悠悠,就是在音樂中發生的人的性情與生活間的共鳴和默契,無論是在音樂廳,還是在廣場或唱片的另一頭。愛是琴聲,琴聲是歲月的樂章,樂章是真切生命體驗和真摯藝術情感的步步融合。

「但識琴中趣,何勞弦上聲?」一個歷經生活磨難和洗禮的中年人,面對秋風秋雨,依然癡心不改,而一旦當其內心進入玄妙之境,風雨自成曲,那一刻便是物我合鳴,天籟在心。琴聲的風雅之美,源自那流暢旋律中奔瀉、湧淌茠漪u水,泉水觸碰到內心一些柔軟的東西,會使人熱淚盈眶。尤其是在靜謐的河畔或山谷,面對夜雨綿綿漲秋池,琴聲即心曲。倘是面對羈旅小店窗外的秋雨點點,再加暗光冷影的琴聲悠悠,那便是流淌茪漱萿瑭n音了。

唯有到這個時候,才足以映襯出一個彈琴人的果敢與無畏。天地就是舞台,任憑淒清之時,雲波詭異,我心自飛揚。伏爾泰曾說:「耳朵是通向心靈的路。」我常驚歎於彈琴人的執荂A琴聲帶給人以無盡的感悟。有誰沒有聽過琴聲呢?白天的,夜裡的,雨中的,就那麼悠悠地奏響荂A有人讀出歡喜,有人讀出憂愁,有人讀出深情。琴聲落在水上,隱遁無形;琴聲落在心裡,透徹空靈。悠揚的琴聲,猶如傾洩的月光奔湧如潮,紓緩的清風掠過面頰,更似石板街上的雨如珍珠清響可鑒,蹦蹦彈彈灑了一地。

秋雨中的呢,山裡寺廟殿宇上的呢?

琴聲在秋雨和寺廟殿宇之上,像歸舟飄遊於南方尋友的杜甫身影。人說晚年不出門,但杜甫一路顛簸,把生命交予心靈的琴聲。琴聲真的是一葉舟,走下去只為尋找知音,但知音不常有,只好就如此繼續找下去了。心中灰白一片,眼前淚水朦朧,但只要琴還在,前路便是風景,或許有淒清的大雁飛過,似只有晴天晌午和風高月白之時才會有。坐在船頭凝望,秋雨使人愁,何以解憂?在這樣的天氣裡,一個人坐在船艙旁,彈琴入境,把心靈交付時空,把音符交付秋雨,弦動心覺,便再合適不過了。也許河畔或湖邊有人聽到了,回望琴處,卻不能在遊走的舟楫中逢會,只可送一縷心念,便再無語。岸上小亭的燈火若隱若現,那麼細瘦,那麼遙密,但不妨礙水與陸心靈間通過琴聲相通。船外,雨聲簌簌;船內,琴聲覆蓋了彈琴人的整個神思。琴聲悠悠秋雨中,兩岸風景轉瞬新。一切都像從來沒有經歷過,一切又都像早已經歷過;陌生的是周遭環境,熟悉的是風致內心。

「晚來天欲雪,能飲一杯無。」倘若這隨性的詩句配上古琴的醇正音色吟唱出來,會是一種怎樣的意境?遠處的田野和暮雲正在交談,是琴聲如訴還是如幻如夢......卻見雨煙留白處頓覺開闊,好一派暢心抒懷的樣子。於是,田野和暮雲不再爭執,靜默中少許暮雲的顏色由微黑轉白亮,一朵朵淡定從容起來,也許它懂了活在琴聲中--只須用心聽就足夠了,這樣便可浸染身心,並不要多話。過了很長一陣兒,收割後的田野面對秋雨不厭其煩的光顧,也不多言,只默默領受其不停歇的恩賜。

莫說冷冷的秋雨打在敗荷上不好,殘葉比盛開的蓮花更有味道。敗荷是向時間的示弱,枯零的姿態在某種角度裡,是一種美的訴說,猶似琴聲在耳。這就像我們的心靈,回歸純粹之後,便更踏實了......

在蕭瑟的秋雨滴打殘荷的聲音中,閒數殘荷幾朵花,別有一種美的情趣。八大山人喜歡以殘荷表達孤冷落寞的心境,而《紅樓夢》第四十回黛玉有話「我喜歡李義山的那句『留得殘荷聽雨聲』。」「留得殘荷聽雨聲」,是深秋對盛夏的回憶,卻非為聲聲哀嘆,如此心緒悠長,是走過浮華光影之後--了然自身清醒的認知。

問敗荷上的雨像什麼,我說像瞎子阿炳的琴聲,其中熔鑄了他對惠山二泉的讚歎、對恩師的懷念,還有對命運抗爭的內心旋律,特別是阿炳對音樂、家鄉、自然的熱愛情愫,荷聲、雨聲、琴聲、心聲,可謂心心相印,聲聲相合。那芭蕉上的琴聲和秋雨呢?我說,聽起來好亮,卻是這般果敢放任,甚至可作大膽泣淚。雨打芭蕉,那琴聲可悅耳嘍,可把新愁舊怨點點滴滴傾倒一遍。種下芭蕉招雨聲,清朝才子蔣坦和妻子秋芙有一段軼事:秋芙遵照丈夫之意種了大片芭蕉,葉大成蔭,秋來風雨滴瀝。蔣坦聽那雨打芭蕉,便在芭蕉葉上題詩:「是誰多事種芭蕉,早也瀟瀟,晚也瀟瀟?」秋芙見後,續題詩曰:「是君心緒太無聊,種了芭蕉,又怨芭蕉。」

在生命的原野上,芭蕉花開過,風雨終會來。雨打芭蕉,琴聲剛勁,可陪孤獨者飲盡歲月的苦酒,淌下熱淚。時而低眉絮語,時而烈目狂瀾。何其有幸,一聲又一聲都敲在心靈的木魚上,箇中滋味,自己最清楚。是甘霖也好,是苦雨也罷,如是因如是果,明白了,還有什麼可憂愁的呢?琴鍵如手,琴譜如舌,面對秋風吹落葉,秋雨飲菊黃,讓坐在琴聲故事裡的你,生出蒼茫渺遠之嘆。 琴聲在秋雨裡響起,歲月把愛的信物一一撿拾起來,你或漫散或急速地把手指落在琴弦上,生命的長長流線像樹木年輪一樣款款流淌、汩汩奔瀉,我理解為一尾又一尾綠色的蜻蜓正在耳際盤旋低語。悠悠的琴聲,多麼懾人心魄,此時秋雨像知己--一直守候在我的身旁,楓葉正紅,幽靜熱烈。指端流淌茤b騰的駿馬,心口的玫瑰像尋夢的音符,情感豐富的詠歎調為沉沉的秋空抖出了道場......

讀文匯報PDF版面

新聞排行
圖集
視頻
ヴ模ざ盺 鰍莘 圉祭Э 騚癡盺 悵假爵 す蔬耋す蔬控爵 啃陓 鰍啞坒 橾碩諳
蹕俜盺 眻囧赽砏 賤溫跨 倓蔬盺 綴紾朘游巹頗 盻蔬耋盻鰍爵 誥⑧繚 瘀刓Э陲 譴匟
蹕犖繚 埻阨鼠侗 膚儋碩 昹⑹豪埶 嘉控耋 侗藷ヶ淜 湮蚽褪盺 爵詊 陬茠嫁 蜓逋埶
https://www.whr.cc/bbsitemap.htm